凝聚

2019-03-16 07:09:14 来源:佳木斯新闻网
   作者:张文学
 
       很多退了休的黑航人,每到冬季来临之前,便成了候鸟,飞到了三亚去享受那里的阳光、海滩、鲜花与椰林的风情!而在三亚的黑航人,每年春节之前,都要搞一次AA制的聚会,己经连续八年了!我有幸参加了两次。我走进会场,映入眼帘的是热烈地拥抱、握手、欢笑,浓浓的亲情如三亚湾的热浪一样,把大家紧紧地包围着,在黑航人的心头滚烫着!我凝望着张张笑脸,浓浓的亲情,心中总有一种疑惑挥之不去:是什么原因,是什么情感让大家凝聚在一起的呢?
       黑龙江航运是由若干单位组成的庞大系统。几万人的单位,只航运集团下属就有二十几家县团级单位。行政、事业、企业;港、航、厂、道;学校、科研、医院、海事、公安……而且分布在省内各市(县),甚至省外与境外,这么庞大而又众多的单位,很多人相互都不熟悉,但是听到通知都急不可耐地聚到了一起!我心中十分疑惑!不可思议的是,筹备五人小组中,竟然有几位患者,例如何启良、孙承其病后并未完全恢复,还有袁香兰,李成恩等几位领导,为聚会精心组织,跑前跑后,挤进挤出,个个汗流满面!有些同志已调出系统多年,听到通知也跑来了,让人想不到的是,有的老同志都八十多岁了,身体多病,在亲人的携扶下也赶了过来!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远在千里之外,分别从广州、武汉、哈尔滨等地,竟坐着飞机专程赶来参加聚会……不解,疑惑一直缠绕在我的心头!
       去年的八月,我接到了张国良同志的电话,说计划几位退休的老领导,近日在航运集团对面满汉楼搞一次聚会。国良同志,中等个子,粗壮的身材,脸上总是挂着微笑,是原黑航局的干部,后于1995年调大连港驻哈办,到长兴岛港担任领导职务而离开了黑航。接到电话,我与培臻同志,急忙从佳市赶回哈市参加聚会。
       在吃饭之前,国良提议出去照个集体相。张超、连地、忠义等领导与大家有说有笑地走到广场的铁锚下照了几组集体照片。



       我伫立在铁锚下,久久地仰望着,似乎听到了三江航运历史的涛声滚滚而来,屡屡如进发的号角,水天漫道,血染沙滩。铁锚!它高高地挺立在广场,在阳光的照射下,黑色的铁锚泛着微光,显得肃穆与庄严!高高的铁锚足有五六米高,粗壮的铁链从上而下缠绕着拖在铁锚的底坐上!它高高挺立在航运广场,望着三江,显得是那样的高大而沉重!
       
 

 
       望着,望着,我猛然想到了每次聚会,黑航人无论地北天南,无论是否相识,无论男女老少,无论健康与否,他们都能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凝聚在一起!心中的不解与疑惑骤然间打开了!
       铁锚!!!这不就是黑航吗!每一次的相聚,不就是黑航情结吗!黑航!它从战火硝烟中启航,一路艰难坎坷,为保卫边疆,为三江建设与发展,默默奉献着自己的青春与热血!这高大而又沉重的铁锚,是黑航人用生命和鲜血锻造的,它在艰难的岁月中,经历过无数次惊涛骇浪的撞击铸成的,它随着岁月的更迭,早已深深地扎在黑航人的心中,黑航的情结早已打磨成岁月的老茧,紧紧地握在了手中!高大而又沉重的铁锚,早已铸成了一座历史的丰碑,它不但永久地挺立在三江之上,更永远地伫立在黑航人的心中!!!

上一篇:松花江开江
下一篇:有诗作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