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刘大迷糊

2018-12-17 11:10:23 来源:佳木斯新闻网
作者:郑德强
 
  刘大迷糊叫刘喜贵,是个瓦工。因为喜欢喝酒,基本上每天都迷迷糊糊的,所以才荣幸地得到了这个名称。
  刘大迷糊虽然好喝酒,但是人缘不错。手艺好,为人也讲究。给东家干完活儿,只要把他喝美了,工钱都要给你打个折扣。
  据说有一次给农场修配厂的老杨家干活,活干完了老杨自然要请刘大迷糊喝酒,酒喝得很高兴,一直喝到晚上他才离开。半夜老杨起来撒尿,在自家门口的沙堆上突然踩到了一个软乎乎的东西,仔细一看,却是刘大迷糊酒后酣睡在这里。老杨怎么也叫不醒他,无奈用自家的小推车把他像死狗一样推回了家。
  还有一次,刘大迷糊在东家喝酒,东家请来了一个喝酒高手,几番较量之下,刘大迷糊就觉得胃里的东西直往上涌。他感觉不妙,刚要站起来往外跑,怎奈胃里的东西实在不愿意等了。刘大迷糊只得一张嘴,哇的一声,圆圆的一滩被他吐在了桌子上,晕头转向的刘大迷糊还不忘自嘲地说:“给你们上盘菜。”
  我们单位要把废弃的一个临街的房屋修建成职工活动中心,有些活儿就包给了刘大迷糊。单位让我和小李具体操办此事,其实就是负责监工。
  小李跟刘大迷糊比较熟悉,因为他也喜欢喝酒。只不过,他很少迷糊,因为酒量比刘大迷糊大。
  工期快结束的那天中午,小李决定请刘大迷糊喝酒。在对面的小酒馆里,小李他俩拼上了白酒,我只是喝了几瓶啤酒。
  刘大迷糊虽然好喝,但毕竟总喝,岁数也大了,几杯下去,就迷糊了。再看小李,啥事儿都没有。
  我俩把刘大迷糊搀到了工地旁边的一个值班室里,值班室是我们单位聘用的老王头晚上住的地方,因为和我们要修建的职工中心连着,平时白天也开着门。我和小李把刘大迷糊放在了床上,刘大迷糊嘴里还叫喊着没喝多,下午还能接着把活儿干完。小李虽然没喝多,但也毕竟喝了酒,平时就喜欢开玩笑的他把刘大迷糊的裤子扒了下来,退到了膝盖处,照着他的屁股给了两巴掌:“大老爷们,屁股还挺白啊!”再看刘大迷糊,已经睡着了。给刘大迷糊盖上被,我和小李就离开了。
  第二天上午,我和小李来到工地,见老王头正在和刘大迷糊吵吵。原来,老王头晚上来值班,看见自己床上的褥子被尿了,湿漉漉的好大一块。刘大迷糊在据理力争:“我是喝完酒在你床上睡了一会儿,但绝对没尿床,你看,我昨天就穿这身衣服,今天都没换,要是尿了,我的裤子肯定有涸愣(印迹)。”我和小李也证明刘大迷糊确实没换衣服,也认为如果要真是他尿的话,裤子上应该有迹象。
  这么一说,老王头反倒迷糊了。
  
刘大迷糊见老王头不吱声了,赶紧去干活了。
  晚上,我张罗着刘大迷糊请客。他眼睛一立:“给你们干活,我请什么客?”
  
我说:“昨天你躺在老王头床上,小李把你裤子扒了,你是光腚尿的床,当然裤子上啥都没有了。你要不请,我就告诉老王头去!”
  结果呢,一泡尿,宰了刘大迷糊一顿。
  工程结束了,等到快投入使用的前几天,刘大迷糊突然找到我和小刘,要求对工程返工,我和小刘大惑不解。他说:“这一天迷迷糊糊的当真误事儿,有些材料被别人糊弄了,达不到标准,要重新整一下。”小刘说:“已经这样了,差不多就行了,没谁知道。”没想到刘大迷糊眼睛一瞪说:“那怎么能行,百年大计,质量第一!”
  
按照标准,刘大迷糊对工程进行了整改,他也因此没有挣到钱。据说,从此以后,他把酒戒了。

上一篇:教养与修养
下一篇:诗五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