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土有幸埋忠骨

2018-12-12 09:54:10 来源:佳木斯新闻网
作者:包满珪
 
  “大哥,你一路走好!”2011年1月21日我在网上看到这么一条噩耗:我曾经所在黑龙江香兰农场的四分场原党支部书记、上海知青尚荣虎与世长辞。发这条消息的是尚所在分场的一位普通的的知青。这位知青如诉如泣地追溯了尚荣虎的生平,点点滴滴,催人泪下。老尚受到一位普通知青的敬重,彰显了他人格的魅力:他像大哥那样给予很多人的帮助,怎能不让人怀念?怎能不让人泪流不止?
  尚荣虎走的太快了,40周年知青聚会他没有来参加聚会,听说他生病了,而且病得不轻。大家都祈祷他能挺过这一关,但还是说走就走了。他是一位好人,一位把自己青春献给北大荒的优秀的知青,一位优秀的共产党员。
  我从记忆里去寻找尚荣虎的形象,正如知青女诗人黄亚男描述的:“老尚是上海人,瘦得像根棍在东北的冰天雪地里直晃。一根稻草绳扎在棉袄外的腰间,袖口磨出了白白的棉花,裤腿总有高有低。然而他睿智,有领导范儿,是知青中的核心领头人物。在那个渴望知识渴望信仰渴望精彩的苍白年代了,老尚就是旗帜,是我们的精神支柱。听他讲马列、听他讲前途,似懂非懂、似信非信,但绝对敬仰,绝对崇拜。”
  黄亚男讲的一点也不假。当时四分场在我们整个农场的被称为“理论之乡”,这无疑是和尚荣虎紧紧联系在一起。是他缔造了理论学习的平台,而他自己就是“理论家”,讲起理论滔滔不绝。是他让知青们刻苦学习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把自己的前途和国家的命运联系在一起。 
  当年,我曾接受《合江日报》的要求去四分场采访理论学习的情况,与老尚一联系,他满口答应。当时他那个四分场不少人都在攻读《资本论》、《高等数学》、《普通物理学》等。所以,一个小小的分场在日后走出了经济学家周振华(上海社科院博导、原上海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和经济学教授吴国华(浙江大学教授、原浙江省人大副主任)、文学评论家、作家李庆西,自动控制论专家吴铁军(浙江大学博导),不能不说是老尚倡导的理论学习之花结出了丰硕之果。
  老尚的四分场不仅理论领先,生产更是全场领先,说他是理论与是实践相结合“范儿”名副其实。他回沪后的所作所为诠释了这一点。
  回沪后的尚荣虎一切从头开始。他在上海航道局达新建筑总承包公司担任党支部书记。他参加了1997年开工建设的国家和交通部的重点工程——中远太仓国际城工程:位于太仓的长江边上构筑一条大堤,通过吹泥船和配套设施,从长江底下取沙吹泥,新造一块陆地,形成建设基础。老尚带领工人们劈风斩浪,日夜奋战在工地。他所在的党支部的党建工作延续了他在北大荒的经验,新华社报道过他,其所带领的党支部被评为全国十佳党支部。他把施工现场当作工作舞台,把思想建设做到现场,他的施工队被誉为“小老虎”战斗队。
  也许是与重大工程有缘,也许是工作太需要他。自1997年以来,尚荣虎一直奋战在国家和省部级重点建设工程项目工地上。2002年6月份,上海国际船运中心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投资143亿元的洋山深水港建设一期工程全面启动后,他担任上海航道局洋山深水港一期围堤工程项目党委书记兼副总经理。他组织起一班精兵强将,克服重重困难,以海底为基础,铺排、抛石、筑堤,使港区的新基地初具端倪。在施工第一线,经常能见到他“身先士卒”的身影,工人们热情地称他为“我们的工地书记”。他曾多次被评为上海市邮电系统、上海市建设系统和上海航道局的优秀党务工作者和先进工作者。
  不幸的是:由于日益劳累,他倒在洋山深水港的工地上。人们将昏迷不醒的尚荣虎送往医院急救,他被诊断为胃癌晚期。主刀医生难以置信,几小时前尚荣虎还在指挥着突击队员奋勇向前!
  在生命的最后日子里,他常常回忆和牵挂黑土地,牵挂那里给他教诲的农场领导、职工,牵挂那里曾经并肩战斗的知青战友。他一次又一次哽咽,眼泪流淌不止。对生命的无限眷恋,对亲友的无限思念。他感叹生命的脆弱,他说他原本可以做很多事,但欲做不能,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他说他努力地坚持着,希望与农场的战友多接触,在生命的最后日子。不知什么原因,他觉得他曾经抛洒热血和青春的黑土地离他那么近那么近,他要亲吻那片黑土地。他留下遗言:请战友们用黑土给他覆盖上,他可以死而瞑目。知青战友们迢迢千里从四分场运来一箱黑土,满足了他的遗愿:把黑土撒在墓穴里。知青战友站在老尚墓前一面挥洒黑土一面默默哀悼:安息吧,老尚!


图为尚荣虎正在洋山深水港一期围堤工地上
与工人们一起排除施工障碍(中间为尚荣虎)

      编辑:王鑫

上一篇:一滴汗
下一篇:儿时的冬天(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