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着高铁回家乡

2018-11-29 16:53:27 来源:佳木斯新闻网
作者:张文学
 
  二O一八年九月三十日,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将被载入佳木斯的史册。人们盼望已久的哈佳快铁终于开通了!十月九日,我兴冲冲地登上了哈佳列车回家乡。银白色,流线形,时速二百多公里的列车,冲出了美丽而又时尚的哈尔滨,不足半小时,便将我带到了那一望无际的山野田园。
  列车轨道大部分都高高架在空中,一路风驰电掣。铁路两边的电线杆子,花草树木从我眼前一闪而过,公路上相向而行的汽车,眨眼间便被远远地甩到后面!
  记忆中,第一次坐火车,那是在我的童年。一个冬天,马拉着雪爬梨,顶着大烟炮,把我们一家三口从乡村送到了封乐镇火车站,去佳木斯市郊区我的外祖父家。父亲和母亲一人牵着我一只冻得像猫咬的小手,站在风雪的站台上等车。不一会,从两根亮亮的铁轨远处,一列绿皮火车,冒着黑烟,吐着白雾,喘着粗气,哐哐哐哐地开了过来,顿觉脚下都在晃动起来,我害怕地躲在了父亲的身后。
  列车停稳了,我被父亲抱着,第一次登上了火车。后来才慢慢懂得这是蒸汽机火车。每个车箱的中间位置安放个铁炉子,烧木材柈子,为旅客取暖。靠车箱两边是一排木凳子,中间是旅客通道。当时坐火车的人很少,一个车箱也没几个人。我兴奋地在车箱里上窜下跳,跑来跑去,兴奋不已。
  火车在途中一个不知名的小站停下时,三四个旅客抬上一个病人,大家赶紧从坐位上站起来,把病人让到靠近铁炉子的坐位。我好奇地从大人们的空隙处挤到前面,只看到被抬上的人是位男人,三十岁左右,腿的一侧还捆个板子。大家七嘴八舌一问才知,原来是进山运木材被砸伤了,抬上火车去佳木斯医院抢救的。他的女人跪在地上,两手紧紧握着男人的一只手,泪水无声地往下滴落着,男人眨着眼睛,也在专注地望着女人,可那眼中却流露出绝望……
  列车,哐哐哐!哐哐哐!有节奏地向前移动着,时间像冻在了那莽莽荒原上。女人急得无数次找来列车员:求求你们了,能不能开快点,我男人快没命了呀。望着泪流满面的女人,列车员无奈地拉着女人的手说:“这车就这么快了,我也没什么办法呀!”就这样,当列车行驶到途中时,一阵呼天唤地的哭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那位受伤的男人,永远地闭上了双眼,永远地离开了他的女人,永远地离开了他没来得及享受的世界!一百多里的行程,整整咣当了一天。列车在夜幕降临时终于到了佳木斯,那位死去的男人被抬下了火车。
  夜幕下的佳木斯,在默默地为死者送行,哭声与风声,笼罩了那个夜晚!后来,蒸汽机火车被历史淘汰了,变成了内燃机,由烧木材、煤炭而改成了燃油,此时的列车比以往列车速度加快了,由过去每小时四五十公里提高到七八十公里。而且车箱有供暖设备,既干净也舒适了。可从佳木斯至哈尔滨的时间,仍然在十个小时左右,后来几次提速,最快也要六个小时抵达哈市。记忆中我每次去哈市开会,因火车太慢怕耽误时间,不得不改乘其它交通工具出行!
  如今,哈佳快铁运行速度大大加快,列车由内燃机变成了电器化的快铁,像是在“飞”。而且车箱内坐椅宽大,可自由调整角度成半卧式,比坐飞机还要舒适、平稳、安全。从佳市去哈尔滨,比坐飞机还省时间。
  比快铁更快的是高铁,高铁从二〇一〇年以来研发成功并正式投入运营至今,全国各主要大城市已形成了网络运输,不但打破了中国的运输瓶颈,而且大大地促进了经济与社会的发展,同时也提升了中国在世界的影响力!
  今天,能在祖国的东极佳木斯与哈尔滨之间坐上快铁,更是神奇中的神奇,在冻土地上实现铁路高速运行,是高铁科技的新突破!
  高铁的出现,不但体现了中国实现现代化的重要标志和有力支撑,更有力地见证了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发展神奇!
  四十年,地覆天翻;四十年,日新月异;四十年,如日中天;四十年,惊涛拍岸!四十年,世人惊叹!
  此时高速列车的轨道正与高速公路几乎并列前行,多么像佳木斯市腾飞的两个翅膀,正越过高山,穿过河流,向着太阳从东方升起的地方飞去!
  乘务员的报站声,将我从梦幻般的凝望与睱思中惊醒。天呀!仅仅二个小时,列车便从哈尔滨“飞”到了佳木斯。
  人流如织般涌出了站台,而我的思绪,依然贪婪地在家乡的沃土上飞奔!

 

    编辑:王鑫

上一篇:游黄山赋
下一篇:一滴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