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诗丰富生命的人

2019-04-23 15:45:39 来源:佳木斯新闻网
本报记者 沈艳玲
    
       他个不高,略偏瘦,那经风吹日晒而呈酱色的粗糙皮肤和那双经重体力劳动锤炼而关节粗大的双手,与其农民身份极为相符。“我叫刘丰,桦南县土龙山镇红星村人”说此话时,他的局促感,却让人看到了中国农民的淳朴。


 (利用空隙学习的刘丰)

       就是眼前这个农民刘丰,与妻子在土龙山镇开了家烧烤店。小镇的烧烤店多是在晚上才来食客,要到凌晨一两点钟,甚至更晚才能关门。白天,如果有做白铁皮瓦盖的活,刘丰还会二话不说,上房干活。
       “这些年,他一直都挺拼的。”刘丰的妻子说。如果仅仅是这些,刘丰就和黑土地上的普通庄稼一样,淹没于离土地最近的、普通的、任劳任怨的农民中。
       恰恰是这个不起眼的刘丰,能在后厨给食客烤完串后,于烤串还没散去的浓烟中待上两三分钟,就会将一片片纸拿给他熟悉的老食客。这些纸片通常是用店里的废菜单撕成,正面是菜单,背面是刘丰用铅笔或油笔写的古体诗。无论人多人少,只要是熟悉,刘丰就会“量体裁衣”地给每人作诗一首。遇到古诗的行家里手,刘丰除了收获感谢,还会收到真心夸赞:“这么短时间,写这么多,还把平仄押韵写得一点不差,行啊……”
       “他以前不行,现在能随时随地,就像是在兜里揣着似的,当场就能写出来”刘丰的妻子说。
       “我,就是欧阳修笔下的卖油翁,‘无他, 但手熟尔’。看多了,写多了,用韵规律自然记牢了,写起来也就不费劲了……”刘丰说。
       刘丰没有写日记的习惯,却有每天写诗的嗜好,且常年坚持不懈。翻开大大小小十多本日记,上面密密麻麻记满了诗,估计为了省本,竟找不到空行与空页。有的日记本里还夹有纸片,那是刘丰诗兴大发,不写不快时,随意找块纸记录下来的“诗片”,只是还没倒出时间抄到日记本上。
       “这些对别人来说,可能是废纸片子,一文不值,但对我来说,却是无价之宝……”刘丰爱惜地看着这些自己一字一句精心积累下的“财富”。


       49岁的刘丰干过农活,放过牛,干过铁匠,焊工等,都是汗珠落地摔八瓣的活。在外人看来,只有初中文化的他,生活除了苟且,还是苟且,高晓松那句著名的“生活不止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似乎与他不搭边。
       然而,生活终究是个超级魔法师,总有些事情超出人们的想象。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天空突然下起了雨,雨落在水泡里,形成水泡,点点水泡连成片,好似朵朵波花。在村人看来,这就像是每天吃三顿饭一样,平常之极。然而,此景却把刚上初中的刘丰迷住了:“这么美的景真该写首诗呀!”费了半天劲,刘丰好不容易憋出了现在看来就是顺口溜的四句话。
       “那时候,根本也不知道写的是不是诗,就觉得从那之后,看到令自己动容的人、事、景,就想着操练操练,把自己心中的所思所想倾倒出来,没用多久,就写了一本子,满心欢喜地交给语文老师,是鼓励,还是指点,总之希望老师能对自己说些什么。等了许久,一直没回音。”刘丰说。
       农村孩子就是皮实,无论是在身体上,还是在心灵上。满本“诗篇”交上去没任何响动,非但没打消刘丰写“诗”的一点积极性,反倒让他觉得写诗是自己的事情,跟别人没一毛钱关系,自己愿写就写好了。
       刘丰的诗越写越多,越写越想写,越写越爱写。如今想来,那时写的诗,虽然口语化严重,但是不经意间种下的诗的种子在他心里在却生根发芽,而且根越扎越深,吸纳的精神之力也越来越强大。
诗于刘丰而言,不仅让其获得了发现美的能力,表达美的愿望,还让他学会用诗应对底层生活中种种现实的骨感。正如说罗曼·罗兰在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刘丰将生活凝结成了诗,无论喜怒哀乐,无论悲欢离合,无论富贵贫贱,都可在其诗中找到缩影。而诗又实实在在地提升了他的生活品质,让他能在艰苦的劳动中仍按照自己的本真意愿真心活一回。
       品质生活的真谛不是穿好的、吃好的、用好的,而是在有限的条件及能力范围内追求最好的事物与生活,就像林清玄曾一针见血地指出:“生活品质就是如此简单,它不是从与别人的比较中得来的,而是自己人格、风格与求好精神的体现。”刘丰就像一棵劲草,任疾风再大,依然抱定信念,哪怕在不得不匍匐的姿态下,依然奋力前行。
       2012年,刘丰因诗而狂喜了一把。他的诗被《上海民防法规诗词选》刊发,收到了上海寄来的100元稿费,这是刘丰第一笔因写诗而得到的稿费,钱非但没花,还被他郑重地写好日期及稿费二字,保存起来以示留念。“钱多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证明了我写诗的水平在提高,作品在一定程度上得到别人的认可!”刘丰说。
       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刘丰的诗虽然被报纸与期刊等选用,但刘丰自觉没有质的飞跃。直到2013年,在中华诗词论坛遇到我国著名诗人包德珍,刘丰就觉得“诗的天窗”被一点点打开,从用韵基础学起,每天在网上跟着包德珍老师学与练,成为了一件最快乐的事。当然,所有的事情都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10000多首的写作,让刘丰在生活中真成了写古诗的“卖诗翁”,于烤串间隙现场即兴发挥,于夜深人静时潜心学习,于触景生情中直抒胸臆,诗,让刘丰的生命丰富起来。
       在刘丰的心里有一个最大的愿望——加入中华诗词学会,对于这个目标,很多人嗤之以鼻:“这有啥意思?是能当吃呀,还是能当喝,还是不用出苦力、流臭汗……”
       刘丰也知道啥都不能当,但就想证明,小草也能进儒雅之堂。自己虽只是一个农民,但能与中华古典  诗词携手同行,是靠自己的真本事成为中华诗词学会中的一员。2018年5月,当刘丰收到中华诗词学会会员证时,心潮澎湃,久久抚摸着承载着近半辈子愿望的会员证。
       “我只是很认真地跟自己较把劲,那就是不白活一回,不白写一生。我知道自己面前仍是万丈高峰,我只是一只蜗牛,但我会孜孜不倦地一步步爬下去,只要能向前向上……”听了刘丰说的这番话,我突然想起爆破工陈年喜曾写下的一句诗:“再低微的骨头里也有江河”,只是诗让农民诗人刘丰的骨头也不低微,即便现在境遇仍不如人意,诗,仍旧高贵地成为他生活的密友,指引他走向更高更远的未来。
(刘丰在烤肉串)

上一篇:我市净化校园周边出版物市场
下一篇:书香小达人评选激发读书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