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痴——王小岛

2019-03-07 07:09:42 来源:佳木斯新闻网
作者:绿竹
 
       初次邂逅诗人王小岛,是在二零一六年年初佳木斯举办的一次会议上。所有人都入场的间隙,猛然看见一个四十多岁,身材偏瘦而且长发飘逸的男人,向着会场徐徐走来。其长发已披肩,在北方梳着如此般长发的男人很少见,故多看了他两眼。
       在晚会进行时,我们被安排在同一张桌子就坐。同桌中女作家占一大部分,而男作家只有三位。所以,当这个长发男人坐在那里时,就给了我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当大家举杯共同庆祝此次大会圆满成功的时刻,大家轮流做自我介绍时,我才知道他就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在佳木斯诗坛声名鹊起的诗人王小岛。
       王小岛,男,一九七四年出生于黑龙江省富锦市。中国散文诗学会会员。少年时代因受家庭影响喜爱文学创作,一九九零年出版儿童散文诗集《绿色的希望》(江苏少年儿童出版社)。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因故创作中断,2005年重新写作。诗歌、散文作品见于《星星诗刊》《绿风》《诗神》《诗歌报》《中国西部文学》《青年作家》《青海湖》《山花》香港《圆桌》等海内外文学报刊。作品入选《新世纪诗选》、《2011-中国散文诗精选》等多种选集、丛书。
       当我们有幸再次相遇的时候,那是在富锦市一个很出名的饭庄里,我因业务去那里办事,与海东青诗社的社长火石刘丽(火石是她的笔名)女士一起就餐时,陪他一起来的就有诗人王小岛,还有小岛哥哥王小禅先生(著名的诗人)。也就是这次,我对诗人王小岛有了进一步了解。
       王小岛,一米七六的个头,浓浓的眉毛,长长的头发,稍显方正的脸庞瘦瘦的,一双眼睛略显忧郁。不熟识的时候,他给人的感觉是稳重且不苟言笑。当你熟识他的时候,他的话语就会逐渐的增多,而且说话幽默风趣,慢条斯理的。他的诗歌给人的总体感觉,大多是忧郁多情的。
       少年的小岛,写出来的诗歌所蕴含的孤独,却与他的年龄极不相称。或许,这就是诗人所特有的敏感吧。他少年时的诗歌,如: “成群的鸟飞过/偶尔有一个少年叹息……”而在他的另一首《诗人》中则从叹息写到了忧愁:“为什么你在许多事前停留 /星辰慢慢流逝 鸟儿飞过了山丘/呵 精美的红墙/我难以表达的愿望 /我想那可能是忧愁……”
       小岛,也是生活的强者,他曾经开过茶行,做过老板;也曾当过歌手,四处巡演过。在对往事的回忆里,他曾一脸喜悦地说:“很怀念那时候的日子,每天虽然辛苦,但却活得充实。”而今,四十不惑的小岛,在经历过婚姻的裂变和生活的磨砺后,成熟的脸上,略显沧桑。其诗作也是深沉大于忧郁,然而又很多情。如他最近的作品《远方》
       乌云和夜一起压来
       雷声和脚步一起响起
       今夜在劫难逃
 
      想你今夜注定失眠
      在月亮城里怀抱吉他
      寻找我头顶上的星星
      你不知道风云变幻
      命运让我不敢出门
........
       王小岛在《遇上》这样写下:

       你留下的记忆
       亦如风夜,戏弄的瘦灯
       孤影点点,这般无奈
  
       遇上你  相信暗地里
       你不会在我的睫毛上
       摘下眼泪  作为别离
 
       遇上你
       我曾哭破在无言的雨夜
       呼唤你的名字  
       直到长满青苔的下巴
       感伤成一种渴望
   
       小岛曾经这样和我说:“我这一生,什么都可以没有!但是,我必须要我的诗歌,否则我就没办法再继续活下去。”我们背地里都称他殇情王子。他爱他的家乡,更爱养育他的这片黑土地。他说:“异乡虽美,但我仅仅是个过客。只有家乡,才会让我流浪的脚步,感觉有归宿。”
        小岛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诗痴,酒和诗歌,是他此生的最爱!每当夜深人静,他会操起他最爱的酒杯,斟上一杯酒,慢慢地思考、品味;亦或是叼上一根烟,轻轻地吐纳着烟雾,写到动情处,就会悄然落泪。一些成名的作品,就这样在每一个静夜,伴着他的忧郁和孤独,悄悄地诞生了。
         生活中的小岛,还是一个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人。他的周围,朋友很多,而且各行各业的都有。他虽然成名,但却没有一丝傲气,用他自己的话说:“人活着就得有朋友。有了朋友,就是人脉;有了人脉,活着才更踏实!”
        这就是我眼里的诗人王小岛。
        在五一劳动节,海东青诗社去双鸭山、宝山矿一行的采风中,在那盛开的杜鹃花下,我们也看到了小岛,那久违的、灿若花儿的笑。也祝愿他在以后的创作中,出版更多的好作品,在生活中更好地拥抱每一寸阳光。最后就让我们再欣赏一下小岛最新的作品《苍茫时刻》吧:
       总怀想那个雨季
       雨中的枯树站成厚厚的记忆
       每天  飘泊你的乳海
       只是小城的故事太湿
       男孩子小屋长出的苔藓
       都会发出那种绿莹莹的光
       女巫  我开始渴望
 
       然而  你不来叩响我的门扉了
       我也不再是你爱幻想的风信子
       不再为一次浅蓝色的诱惑而惶恐
       我的红帆船已开走
       歌子漫过一片片海滩
       驶向遥远
 
       还有一种期待始自远古
       总固执地把自己朔成雕像
       好梦像是很少了
       微笑时也流泪
       还是去黄昏里踏歌流浪吧
       就这么沿着长街的一角走向苍茫
       心  注定没有归宿

上一篇:在中西交融中浸润书画篆刻艺术
下一篇:微电影《追梦少年》将于23日首映